龙_Loong_网:为龙正英名,龙再也不能译为 dragon 了!
  
如何译“龙”已是国家大事,也事关全球华人,绝非儿戏,不能因为外国儿戏(动画片)中有正面的 dragon 角色就拒绝改译【注】

点击各小图可见大图和详细介绍

点击上图不同部分可以分别进入相关内容的详细介绍页面 点击看大图:二战海报:Poland Fights Nazi Dragon(波兰大战纳粹魔鬼) 点击看大图:特朗普支持者的作品:特朗普是屠魔英雄 点击可见大量资料:中国国家主席:我们叫龙的传人

English version   《译龙风云 —— 文化负载词的翻译:争议及研究》   黄佶政经文史科技研究文集

欢迎交流:短信 136 7160 6831; QQ群 417754415(申请加入时请简述理由,以区别于机器人)

签名大接龙!龙是 Loong,不是 dragon!

欢迎签名共同呼吁!

就更改龙的英译致全球华人信

慷慨激昂版:致全球龙之传人书 【新】

→ 共同呼吁者签名名单

庞进:对撰写“就更改龙的英译致全球华人信”并发起征集共同呼吁者签名活动的说明

庞进龙凤文化系列视频讲座(2):与每一个华人有关——为龙正译名

“为龙正名”论坛,欢迎发帖(速度较慢,欢迎推荐其它论坛)

置顶文章(更多 more →)

  敌对双方都把对方比喻为杜拉更兽(dragon):中国人最熟悉的几次历史性大冲突(大量图片)
  杜拉更兽(dragon)被外国时政绘画画家用来象征恐怖主义(大量图片)

  译龙问题早已超出翻译领域,涉及到四件非常重大的事情(黄佶)

  译龙为 Loong 大事记(1814年 - 2019年)    龙是如何被译为 dragon 和 loong 的?

  从“宇航员”一词的翻译,看中国人的文化不自信(黄佶)

最近三条更新记录(更多更新记录 more →):

2019-9-10 硕士论文摘选:中国“龙”与俄罗斯“蛇妖”的象征意义对比研究(林龙【俄】,杨颖育)

2019-9-9 学术论文摘选:俄罗斯人厌龙、怕龙,是凶兆、邪恶的象征(李明达,王丹)

2019-9-9 现存最早的白话文汉译本《圣经》译 dragon 为“蟒”(文汇报)

----------------

专题(更多,more →):

  资料与评论:中华思想文化术语传播工程

  译龙问题与基督教的关系:危及国家安全和稳定(2019年9月9日更新)
   《圣经》学者和基督教界人士评论译 dragon 为“龙”(2019年8月15日更新)

  没有学术批评,就不可能有学术进步:译龙问题黄佶学术批评汇编(2019年8月17日更新)
    译龙问题学术论文摘选【附黄佶评论】(2019年9月8日更新)

  关世杰教授论译龙:英语、俄语、德语都译错了!(2019年9月8日)
  非英语中的译龙问题:也必须改译(2019年9月8日)

本网首发学术论文专稿【突破纸刊瓶颈,提高交流效率,论文网上首发,让学术返璞归真】

  对译龙问题的场域权力关系和符号暴力分析(张建惠,鲁东大学)
  介绍和解读:西方影视作品中“龙的正面形象”(黄佶,华东师范大学广告学系

欢迎投稿:译龙问题正反观点,跨文化传播与翻译问题评论,相关案例线索,……,点击见信箱

更新记录(续,本站文章和图片均可转载,但请注明作者和来源)【 → 点击浏览 2005年建站至今完整历史记录】

2019-9-8 新增专题:非英语中的译龙问题:也必须改译(2019年9月8日)

2019-9-8 新增专题:关世杰教授论译龙:英语、俄语、德语都译错了!

2019-9-8 学术论文摘选:俄罗斯人用龙来比喻凶恶的人、为人们所讨厌和憎恶的人(两篇)

2019-9-7 学术论文摘选:在俄罗斯:дракон 是恶魔和被斩杀的对象(关世杰)

2019-9-4 “中国龙躺枪”:葡萄牙语 dragao 的意思是丑女人(黄佶)

2019-9-3 学术论文摘选:借助跨文化传播的 7W 模型理解改译龙的必要性(关世杰)

2019-9-2 学术论文摘选:译龙为 Drache 严重丑化了我国在德语国家的形象(关世杰)

2019-9-1 从“宇航员”一词的翻译,看中国人的文化不自信(黄佶)

2019-8-30 音译文化特色词极为常见,古今中外皆然,例子不胜枚举(曾泰元)

2019-8-29 中国文化正在被侵蚀:电影《哪吒》里的“龙”及其英译(黄佶等)

2019-8-28 的确不必“逢龙必译”。更新:译龙问题学术论文摘选【附黄佶评论】

2019-8-28 环球时报微信公众号发布关于译龙问题争议报道的中文版:把“敖丙”翻译成“dragon”?

2019-8-27 发布“致全球龙之传人书”(“就更改龙的英译致全球华人信”的慷慨激昂版)

2019-8-27 轻松自然:dragon 过渡为 loong 的一个完整过程(黄佶)

2019-8-26 对撰写“就更改龙的英译致全球华人信”并发起征集共同呼吁者签名活动的说明(庞进,黄佶)

2019-8-26 继续译龙为 dragon 是怕反华势力没有攻击中国的借口?评三位专家教授反对改译龙的理由(黄佶)

2019-8-24 制作发布“签名大接龙”小海报两幅(黄佶)【欢迎转发!】

2019-8-23 签名大接龙!龙是 Loong,不是 dragon!欢迎加入签名支持行列!就更改龙的英译致全球华人信


龙精酿啤酒译龙为 Loong(非商业广告)

2019-8-21 向反对重新译龙的专家教授们提供一颗大炮弹:Dragon School Oxford(黄佶)

2019-8-20 Satan 应汉译为“阎王爷”或“欧洲阎王爷”。更新:译龙问题学术论文摘选【附黄佶评论】

2019-8-19 环球时报(英文版)报道译龙争议 Chinese scholars debate alternative English name for China's 'dragon'

2019-8-18 译龙问题早已超出翻译领域,涉及到四件非常重大的事情 —— 黄佶对记者提问的书面回复

2019-8-18 外语学者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写 C 刊文?更新:译龙问题学术论文摘选【附黄佶评论】

2019-8-17 高小康教授用中文写文章时,为什么要夹杂外文单词 dragon?(黄佶)

2018-8-14 马礼逊音译了 Leviathan,却意译 dragon 为“龙”:钟志邦教授批评《圣经》的翻译

2019-8-13 不应该把“雪顿节”翻译成“酸奶节”—— 论民俗节日的翻译问题(黄佶)

2019-8-13 中国学者为什么不肯音译“龙”?译龙问题学术论文摘选【附黄佶评论,2019年8月13日新增部分】

2019-8-8 学术论文摘选:译龙为 loong 是中华文化参与全球话语体系构建的主动出击(申雨夕)

2019-7-30 有趣和没趣的例子:中国人姓名的音译和意译(黄佶)

2019-7-25 学术论文摘选:从文化负载词的英译浅谈翻译的文化安全(王凌,邓金桥)

2019-7-24 翻译莫自黑:高迪没想杀死中国的龙 —— 兼论文化负载词的翻译(黄佶)

2019-7-22 翻译别偷懒:“高迪彩蜥”不是“高迪龙”—— 兼论多义词的翻译(黄佶)

黄佶西班牙考察笔记

2019-7-22 “同则同之,异则异之”:常识中的战斗机(黄佶)

2019-7-19 新建专题:没有学术批评,就不可能有学术进步:译龙问题黄佶学术批评汇编

2019-7-3 书摘:译龙风云,杜拉更兽(dragon)被外国时政绘画画家用来象征恐怖主义(黄佶

2019-7-2 学术论文摘选:“此龙”非“彼龙”也 —— 对中国“龙”英语翻译的再思考(杨淑侠)

2019-7-2 译龙问题学术论文摘选【附黄佶评论】

2019-7-2 跨文化传播中的龙的符号解读——以《经济学人》周刊漫画插图为例(刘园园)

2019-7-1 文化负载词的翻译:三言两语能够讲清楚的就不必音译(黄佶)

2019-7-1 学术论文摘选:如果将启示录中的“龙”译为“蛇怪”似乎更为恰当(耿卫忠)

2019-7-1 学术论文摘选:音译可避免意义不确,避免对另一种文化进行道德审判(杨东龙)

2019-6-29 龙 Loong 网广告:跨文化传播时,不能自以为是(黄佶设计)

2019-6-28 中美良好外交,必须从“龙”的英语翻译搞起!dragon 很糟糕!(王红杰)

译龙为 dragon 有损中美关系

2019-6-28 学术论文摘选:龙是中华民族的象征,但有些基督徒认为龙就是魔鬼(赵恩)

2019-6-27 学术论文摘选:译 dragon 为龙直接影响到基督徒与非基督徒间的和睦共处(李炽昌)

2019-6-26 向国家宗教事务局举报:中国基督教两会《圣经》把 dragon 译为“龙”危害了国家安全(黄佶)

2019-6-25 学术论文摘选:旧译不改,信仰难正。对中英翻译的几点反思:龙的英译(田波,插图版)

2019-6-25 错译藏祸根!中国基督教徒坚信龙是魔鬼撒旦,牧师纠正译龙错误,基督教徒破口大骂

2019-6-24 汉语音译词 wei chi(围棋)比 go 更早进入英语,可惜现在几乎销声匿迹(黄佶)

2019-6-24 学术论文摘选:大胆使用汉语拼音把借词推介给英语,不需过分委屈自己去迎合外国人(曾泰元)

2019-6-24 学术论文摘选:适度采用“异化”翻译策略,可在一定程度上维护汉语的话语权(曾泰元,章忠建)

2019-6-24 学术论文摘选:要借由词典这个载体,放大与我们相关的语言,弘扬自己珍贵的文化(曾泰元)

2019-6-23 介绍和解读:西方影视作品中“龙的正面形象”(黄佶

2019-6-19 学术论文摘选:“五不翻”原则观照下中华思想文化术语音译研究(李慧芳)【附黄佶评论】

2019-6-19 新建专题:资料与评论:中华思想文化术语传播工程

2019-6-19 学术论文摘选:西方人敌视中国时,没人会去理智地分辨龙和 Dragon 的不同文化内涵(杨建中)

2019-6-18 威尔士红兽(Red Dragon)一出动,中国学者就激动(黄佶评吴伟雄教授的文章)

请中国人别再那威尔士说事了!

2019-6-17 词汇翻译:国人要建立文化自信,大声说出来,大方用出去(曾泰元)

2019-6-17 新建专题:曾泰元先生论译龙问题:从赞同音译到反对改译

2019-6-17 新建专题:译龙问题与基督教的关系

2019-6-16 学术论文摘选:中华龙文化传承建构的契机、挑战及对策(张郭男,国防大学政治学院)

2019-6-15 【大量插图版】跨文化翻译需要树立六个重要观念(黄佶,原载《华东师范大学学报》

2019-6-14 法国人在中国搞了一个“香颂”,中国人敢不敢去外国搞一个 King Joy?(黄佶)

2019-6-13 学术论文摘选:论意识形态对“中国龙”英译实践的操纵(郭旭明)【附:黄佶编后记】

2019-6-12 一篇难得的优秀反面教材,包含了关于译龙问题的几乎所有错误观点,黄佶评论王家全先生的文章

2019-6-11 台北艺术大学师生举行“龙の传人”音乐会,译龙为 Loong(2018年)

2019-6-10 学术论文摘选:框架识解视角下的“龙”与“dragon”(修黎黎,邓科)

2019-6-9 一些外国人很早就认识到龙不是杜拉更兽。至少始于十七世纪(黄佶

2019-6-9 《中国社会科学》发表了一项用规范的实验方法得出错误结论的研究(黄佶)

2019-6-9 获得“教育部优秀成果奖”的一篇论文存在明显错误(黄佶)

2019-6-9 补充读者评论:清晰的数据和理论,糊涂的结论和判断:黄佶评姚翠平同学和汤红娟教授的学术论文

2019-6-8 外国亚裔儿童立场鲜明,思路清晰,比国内很多专家教授强多了(黄佶)

2019-6-8 更新:美贸易战爆发之后西方媒介上的中国龙(黄佶)

2019-6-7 发布端午节贺卡:过端午,学外语!Today is Duan Wu Jie (Festival)

2019-6-6 中职篮两支篮球队的标志译龙为 Loong(黄佶)

2019-6-5 端午节放假?别睡懒觉!出来保卫中国文化!(黄佶)

2019-6-4 黄佶在文化部“公众留言”板留言:中国龙文化危在旦夕,中国人可能成为日本龙的传人

中国人愿意做日本龙的传人吗?

2019-6-3 翻译学界的失职和耻辱:中国龙文化危在旦夕,中国人可能成为日本龙的传人(黄佶)

2019-6-3,一个单词有两个截然相反的含义,给外国人带来了很多困扰(黄佶)

2019-6-1 曾泰元先生以后会因为欧美人借用日文音译“龙”而再次喟叹吗?(黄佶)

2019-5-30 补充内容:威尔士人崇拜杜拉更兽(dragon)不能证明可以译龙为 dragon(黄佶)

2019-5-29 补充内容:热烈庆祝“象棋”被正式翻译为“Xiangqi”,兼论“围棋”的翻译(黄佶)

2019-5-29 补充资料:雕塑汇总:天安门城楼上的龙和欧美街头的杜拉更(黄佶)

2019-5-28 敌对双方都把对方比喻为杜拉更兽(dragon):中国人最熟悉的几次大冲突(大量图片)

2019-5-14 学术论文摘选:中西文化冲突的理论、实践及对我国文化自信的思考(侯兴华,宋琨)

2019-5-12 学术论文摘选:中国“龙”与西方“dragon”的文化内涵差异及其误译(闫增丽,范晓琪)

2019-5-9 “形形式式”的误读跨时空的文化交流(潘耀昌,上海大学美术学院教授)

2019-5-7 巴黎圣母院大火的凶手也是杜拉更兽(dragon)!(大量图片)

杜拉更兽又干好事了!

2019-4-22 联合圣经公会将《新约》里的 dragon 译为“戾龙”(黄佶)

2019-3-11 九龙腾骧:王国文龙主题书法作品展览及其系列活动纪实(黄佶)

2019-3-4 把 serpens 回译成“龙”是跨文化翻译的正确选择(黄佶

2019-2-27 黄佶:“凤凰”的音译实例(Fung Wang, Fung Hwang, Voong,fenghuang,Foong)

2019-1-16 电影截屏:“龙:神话与幻兽”,Dragon: Real Myths and Unreal Creatures(黄佶)

2019-1-16 特朗普:是杜拉更兽(dragon)还是杀死杜拉更兽的英雄?(漫画集)

2019-1-6 致外交部的公开信:请别再把“龙”译为“dragon”了(黄佶)

2019-1-4 致中国基督教两会:请别再把圣经中的 dragon 译为龙了(黄佶)

2019-1-3 中国人译龙为 dragon 是自己在找死:卢旺达大屠杀追忆(黄佶)

2018年

2018-12-25 Dragon 译为何物?——基于 COCA 语料库的翻译探索(蒋仁龙,郭建辉)

2018-12-16 学术论文摘选:借词角度看“龙”的英译(陈胜利)

2018-12-14 “美版知乎”Quora 问答:龙和杜拉更兽有什么区别?

2018-12-12 中国龙翻译成 dragon 的来历(胡晓奇,外一篇)

2018-12-10 外国学者对中国专门术语采纳了现代汉语拼音形式(王晓路)

2018-12-9 此“龙”非彼龙:SpaceX 公司的“龙飞船”被译错了(黄佶)

2018-12-9 华东师范大学学报发表黄佶论文:跨文化翻译需要树立六个重要观念

2018-12-7 李照国:以 dragon 译“龙”,即以恶邪之喻神州也

2018-12-5 黄佶书评:错误的翻译误人子弟:“看不懂”的中国词

2018-12-4 黄佶:把“龙”翻译为“dragon”有三大危害(摘要

中国一亿基督教徒把龙视为恶魔!

2018-11-30 翼龙(Wing Loong)侦查打击无人机的徽章曝光

2018-11-20 译龙风云书摘:反对重新译龙的观点汇编及黄佶的评论

2018-11-18 论文摘选:外宣翻译的失误轻则伤文,重则伤国(胡妤

2018-11-18 对译龙问题的场域权力关系和符号暴力分析(张建惠)

2018-10-22 我向牛津英语辞典提交了单词 Loong(黄佶)

2018-10-19 “加油”被牛津英文辞典收入,几篇相关文字(黄佶

2018-10-2 “龙藏”被译为 Loong Canon(王晓农论文摘选)

2018-9-18 连“有无”都音译了,“龙”却不肯音译,这是为什么?(黄佶)

2018-9-13 没有真正的自信,中华文化如何走得出去?(曹顺庆

2018-9-13 把“龙”翻译为“dragon”是犯了欺君之罪(黄佶)

2018-9-12 此“龙舟”非那龙舟:Dragon Boat 和中国龙舟截然不同(黄佶)

此龙舟非彼魔船

2018-9-12 资料汇总:国内外龙舟竞赛组织对“龙舟”一词的英译

2018-9-2 “中华龙文化书系”项目在陕西师范大学启动(新华网)

2018-8-16 柏林墙上的杜拉更兽(dragon)被联想到中国(黄佶

2018-7-22 美国电影《龙之日》:中国兵不血刃全面攻占美国(黄佶

2018-7-20 译龙为 dragon 正在为分裂中国的阴谋推波助澜(黄佶)

2018-7-14 资料汇总:中国官方对“龙的传人”这一表述的有关言论

2018-7-14 对龙的理解的不兼容制约着舞龙运动的跨文化传播与发展(彭响)

2018-7-8 非中国文化部出面难以维护中华文化之首要形象:应规定译龙为 Loong,译 Dragon 为灾蚣(刘霖映)

2018-7-8 建议:译龙为 Loong,译凤为 Foong(北大博士生阮诗芸

2018-7-7 应该大胆地音译 dragon 这个词 —— 评蒋仁龙和郭建辉教授汉译 dragon 为“毒龙”或“宠物龙”的建议(黄佶)

2018-7-6 赵启正:此“龙”非彼“龙”,“和”可以译为 hehism

→ 点击回顾全部内容:2005年至今建站活动完整历史记录
本网站因多次搬迁,部分内容可能遗漏上传,如果发现请告知,点击可见联系方法

  

下载音乐“龙的传人”(用右键点击,在菜单中选择“目标另存为……”)

  

为龙正名

  

龙的英文应该翻译成 Loong(黄佶作于 2006年初)
  “龙”不应该翻译成 dragon。Dragon 的本意是凶残的有翼巨兽、恶魔、悍妇等。中国人在外国人面前自称 dragon,是自我妖魔化。
  “龙”也不应该翻译成 long。Long 的英文发音不是“龙”,而是“狼”,这不是真正的音译。(请听:long 的发音longer(long 的比较级)的发音
  “龙”应该翻译成 loong,它的发音和“龙”相近,在英文中本来就是“龙”字的音译,如著名武术家李小龙的英文名字之一是“Lee Siu Loong”。有些西方人也把龙称为 loong。
  Loong 的两个“O”字母象龙的两只眼睛,loong 使人联想到 long(长),所以它也是一个象形文字,和汉字特色相通。而 long 在形象上是独眼龙。
  本文归纳了龙和 Dragon 之间最重要的五个差别,并尝试着给出了“Loong”的英文解释。(点击阅读全文,附图片资料

  

◆ 所见略同:建议將中文「龍」字翻译成“Loong”,作者:蒙天祥(2004年,台北)
       “龙”的英文应该翻译成 Loong,作者:黄佶(2006年,上海)
       中国龙凤应译为 Loong Feng,作者:庞进(2006年,西安)
       不更改龙的误译,东西方之间的误读无法根本解决,作者:关世杰(2007年,北京)
       建议“龙”音译成外文 LOONG 以代替过去错误的译名“dragon”,作者:陈明远(2008年)
       我们可不可以把“龙”翻译成“loong”?作者:赵启正(2009年,北京)

特别推荐:
龙的英文应该翻译成 Loong(附图片资料
“创、省、异”:中国特有事物名称外译的三字原则(翻译也有经济学)
如果 pizza 被翻译成“砒霜”(现代寓言,爆笑)
中国特有事物名外译工作中的几个思想误区

  
做个有骨气的中国人!

重新翻译龙有助于保护和传播中国文化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里的龙只能翻译为 Loong
企业家请注意了:Loong 和 Dragon 水火不相容

  
  

请为中国龙做一件实事:
1,注册!注册!把 Loong 注册为网络昵称、英文名、商标、产品名称、企业名称、域名……!
2,重新翻译含龙的中文词组或地名,例如山海关老龙头被翻译为 The Head of the Great Loong
3,转贴文章:“龙”的英文应该翻译成 Loong(点击打开纯文字版),其它有关文章
4,转贴一张为龙正“英”名公益广告(欢迎创作并投稿)
5,向一家大众传播媒介发一篇读者来信,建议它参与宣传龙应该翻译成“Loong”
6,教一个外国朋友龙的正确英译:Loong,和龙字的发音;并告诉他或她 Loong 和 Dragon 的差异
7,手绘一件汗衫,上面画一条龙,写上汉字“龙”和英文“Loong”(此创意全球公有,欢迎企业批量生产)
8,下载使用龙-Loong 头像(可用于微信、微博或论坛等等等等),使用龙-Loong 签名档

  
  良好的国家形象是国家软实力的重要组成部分。这是得到世界各国学术界和政界公认的新观念。研究如何树立良好的中国国家形象,为政府决策提供各种参考方案,是中国有关专业的学者的基本职责,不是“吃饱了撑的”。相反,不进行研究、不提出各种建议,是中国学者的失职。舆论可以批评这一工作中的不当之处,但不应该否定这项工作本身的意义和价值。(黄佶,2007年11月28日)
  

《译龙风云——文化负载词的翻译:争议及研究》目录


管理员兼编辑:黄佶  信箱:jhuang@comm.ecnu.edu.cn  移动电话:136 7160 6831

黄佶关于龙和翻译的文章  编者按或编后记

为龙而忙 —— 黄佶参与为龙正“英”名及相关活动记录

黄佶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716374787


欢迎关注黄佶的微信公共号“黄道佶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