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英文应该翻译成 loong

返回首页      黄佶主要文著目录:www.loong.cn.hj

一个 77 级大学生不务正业的三十年

黄佶,上海交通大学

------------------------

  内容提要:学的是金属材料热处理,研究的是合金钢和超导体,毕业后却去推销电视游戏机,批判斯密和马克思的古典经济学,设计中国政治体制改革路线图,呼吁改变“龙”字的英文翻译方法,甚至还去折腾斑马线。……

----- 点击链接 ↗ 可查看详细内容 ------

  1977年10月,教育部宣布恢复已经停止了十年之久的高考,大学之门再次向普通年轻人打开。当时我十九岁,在工厂里学徒。听到消息后立即开始积极复习迎考。

  12月参加了高考。因为当时业余喜欢玩半导体收音机等电子装置,第一志愿报的是复旦大学微电子专业,但是却被上海交通大学金属材料热处理专业录取了,莫非我在报名表里写了我在工厂里时常给模具零部件淬火?

  当年各高校在报纸上公布招生专业时,唯独上海交通大学只有赤裸裸的“交通大学”四个字,填志愿时根本无法选择专业,所以当时并没有考虑交通大学,虽然知道它是一所很好的学校。

和车间里的师傅师兄弟在一起游玩,1978年

  1978年3月入学,1982年本科毕业,继续留校读硕士研究生,研究高强度合金钢的断裂。因为平时喜欢摄影,就用扫描电子显微镜拍了很多断口照片,导师很喜欢,毕业时一张底片也不许带走,所以现在只能借用别人的类似照片秀一下。

人家的照片:钢铁断口的扫描电子显微镜照片 ↑

本科毕业论文被选为优秀论文

和研究生班的同学们在一起,1983年

  1985年进入中国科学院冶金研究所做博士研究生。当年适逢氧化物超导体被发现,因为手里有一台数字电阻仪,其它科室的老师经常来用,于是我找了一些样品从材料的角度进行了研究。

人家的照片:小磁铁悬浮在氧化物超导体上 ↑

推销电视游戏机

  1988年毕业后开始不务正业,在一家私人小公司里推销电视游戏机。上海少年儿童出版社一位编辑老师来电我公司约稿时,两次都碰巧是我接的电话,于是通宵达旦地写出了《电子游戏入门》一书,像写学术著作那样从电视游戏机的起源开始,介绍了其工作原理、利与弊、未来发展,当然还介绍了一些热门游戏的玩法和技巧。

  那时没有互联网,只能去图书馆找资料。很多游戏技巧只能靠自己摸索,当时把手指头都打破流血了。“魂斗罗”游戏我不擅长,于是请公司里一位资深推销员演示,我在旁边记录他的攻关步骤。我买了一条香烟,他每打过一关,我就塞一包给他。

《电子游戏入门》,1990年 ↑

二十年后才知道这是中国大陆第一本电子游戏机书籍

证伪劳动价值论和剩余价值理论

  在大学里上马克思政治经济学课程时,对他的一些观点一直想不通,和任课老师也辩论过几次。

  由于这家贸易公司很小,和老板接触的机会很多,可以近距离地观察企业是如何运作的,于是我开始思考政治经济学的问题。

  虽然我的书呆子气很重,但还是很敬业的。当时电子辞典“快译通”刚刚问世,上海只有一家公司在零售,每个月只能卖掉一部。因为价格实在太高了:是当时平均月薪的三四倍。老板搞来一百部,放在我负责的小门市部里销售,价格是 888 元一部。

  该门市部的位置很不理想,位于一条大弄堂半腰处的一座老旧民居的十几平方米小房间里,地板也好像随时要塌陷下去一样。我想了很多办法,找人做了近乎免费的广告,热情接待顾客,有问必答,不会拼音字母?坐下来!当场教!结果十天里全部卖掉了。

  1992年辞职做了个体户,对经济和商业的基本过程有了更全面、直接的了解,也有了更多的时间去图书馆看书。因为拷机(BB 机)能使我随时收到客户的要货信息。

  1993年发表了第一篇经济学论文,指出马克思的剩余价值理论不能成立,剩余价值不是资本利润的唯一来源,剥削劳动者不是资本获利的唯一方法。

《民主中国》月刊,1993年11月,日本 ↑

  1994年在《上海经济研究》期刊上以读者来信的形式表达了对马克思政治经济学的质疑。文中的观点被收入了《中国经济大论战》第一辑里。

《上海经济研究》月刊,1994年12月 ↑

《中国经济大论战》,1996年 ↑

  我还证明了斯密在《国富论》中的观点“劳动时间决定商品交换比例”不能成立,并提出商品交换的本质动机不是互通有无,而是为了节约劳动(或降低获得所需物品的成本)。这一观点至今还在受到很多人的吐槽。

以广告为生

  在做推销员期间,我撰写的广告受到了老板的表扬,由此发现自己还有做广告人的潜质,在瞎折腾了几年、认识到自己不是做生意的料之后,1995年应聘了一家广告公司,成了一名广告策划和文案人员,后来还学会了用电脑进行最简单的画面设计。

  当时个人电脑刚开始普及,很多人不会使用,于是我现炒现卖,撰写了《个人电脑步步通》一书,用通俗易懂的语言图文并茂地介绍了电脑和几个常用软件的使用方法。

《个人电脑步步通》,1996年 ↑

  1998年,互联网开始进入中国,我学会了制作最简单的网页,为民间纸刊《中国研究》建立了网络版,自己的文章也有了更大的传播范围。

网页截图:《中国研究》网络版第一期,1998年1月 ↑

  当时很流行的网上论坛(BBS)使我能和读者进行长时间的深入交流。很多人从各个不同的角度质疑了我对马克思政治经济学的质疑。

  为了回应他们,我做了详细的研究,最后汇总成一本八万字的小书:《资本异论——关于商品交换和利润来源的思考》,于 2000年1月全文上网发布(www.nows.com/z)。

网页截图:《资本异论》网站首页,2000年 ↑

  成书之后,受到了更多的质疑,也收到了很多读者的赞扬,很多网站转载了此书。

  实际上质疑者给我带来的益处远远超过赞扬者。后者固然增加了我的自信心,但是前者能帮助我发现自己的错误或偏颇之处,迫使我去更深、更广地思考。没有他们,本来用几句话即可表达的观点不可能发展成为一本书。

  2002年,人民日报社主管的《国际金融报》分十期连载了《资本异论》的主要观点;2003年,得到中华发展基金会的资助,在台北出版了纸书。

《国际金融报》分十期连载《资本异论》主要观点,2002年 ↑

有趣的合影:《资本论》研讨会代表证 + 《资本异论》,2014年 ↑

  此后一直参加各种网上论战,也去官方的《资本论》学术研讨会上介绍过自己的观点,受到了部分学者的当面痛斥,但是也引起了一些学者的共鸣和思考。

中央党校博士论文引用《资本异论》,2002年 ↑

  这项研究解决了中共遇到的一个巨大理论困难:如果马克思的经济学理论是正确的,那么中国现在允许私人投资就违背了马克思主义,是在引狼入室,请资本家来剥削劳动者;如果马克思的理论错了,资产阶级并没有剥削劳动者,那么中国共产党当年发动和领导的无产阶级革命就搞错了。

  实际上,马克思指出存在剥削现象没有错,世界上至今存在的大量血汗工厂就是证据;但是他的剩余价值理论认为“资本利润完全来自剥削、必然来自剥削、只能来自剥削”,其论证过程存在错误,结论不能成立。

  因此,中共领导无产阶级斗争、消灭剥削没有错,但是根据他的剩余价值理论,以为只有消灭了私有制才能消灭剥削,于是去消灭私有经济,不断“割资本主义尾巴”,则是完全错误的;为了“防止资本主义复辟”,又不断革命,消灭“资产阶级思想”,扼杀独立思想,更是错上加错。

  改革开放后允许发展私有经济、引进外国资本,都是正确的,但是很多地区的管理者又走向了另一个极端:默许资本家压低劳动者工资、强制加班、让劳动者在恶劣和危险的环境中工作、拖欠工资。显然,不保护劳动者权益,默许这些剥削行为存在,也是非常错误的。

  2000年,我进入大学工作,担任广告学方面课程的教师。

在学生拍摄广告照片时出镜扮演角色,2009年 ↖

正在对刚入学的研究生们谆谆教诲,因为他们即将犯的错误,我都犯过。2015年 ↑

研究政治体制改革等问题

  2005年,在一次聚餐中,席间有人说了一个政治笑话:某高层领导去农村视察,他亲切地问农民:“你们现在最需要什么呀?是技术?还是资金?”农民回答说:“我们现在最需要枪!”

  这让我非常震撼地体会到了民间对官方的强烈不满,于是开始研究中国的政治体制改革,撰写了一些文章发在网上,还参加了一些学术会议。

  2011年,上海市委组织部的报纸《组织人事报》转载了我的一篇文章,标题被改为“党内民主重要探索:‘党委内民主’”。

《组织人事报》,2011年 ↑

  2012年在北京参加了第三届世界宪政论坛暨选举制度比较研究国际研讨会,提交的论文题目是:一种渐进的政治体制改革路线设计方案。此文后被收入北京大学人大和议会研究中心和中国民主法制出版社于 2016年出版的《世界宪法评论》文集第二卷。

《世界宪法评论》,第二卷,2016年 ↖

  为了方便人们阅读和转发,我把设计出来的整套政改渐进方案绘制成了一张“了然图”:中国政改路线底层设计图(我是一介小民,因此这一设计只能算做“底层设计”)。此图在网上被广泛传播,因其务实和渐进而受到很多肯定。

了然图:中国政改路线底层设计图(局部),2012年 ↑

  我一直呼吁大家学习一些基本的传播技能,可以提高自己观点的传播效率。

  一些建议可能的确是正确的,所以和官方后来采取的措施有相似之处。

  2011年提出的“党委内民主”的首项措施是“建立‘连坐’制度,迫使党委成员制约党委书记”。←

  2013年,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落实党风廉政建设责任制,党委负主体责任,纪委负监督责任”。《南方周末》认为这一新规提出了新的“好官”标准——自己干净,同僚也要干净。2015年,中国网报道:“在中央第三轮巡视工作开展以来,不仅有数十名官员被查处,而且多名纪委书记被‘连坐’问责,绝大多数纪委书记则是因‘落实监督责任不力’或‘未(严格)履行监督责任’被‘连坐’的。”

  2012年提出“把纪委书记改为直接由上级党委任命和领导,级别和当地党委书记一样高,以便形成对党委书记的制约。此举可以减少贪腐现象,挽救一大批干部。”

了然图:中国政改路线底层设计图(局部),2012年 ↑

了然图:中国政改路线底层设计图(局部),2012年 ↑

  2013年中共规定:“查办腐败案件以上级纪委领导为主;体现强化上级纪委对下级纪委的领导,规定线索处置和案件查办在向同级党委报告的同时必须向上级纪委报告。”

  2013年提议“在全国人大建立监控垄断国企的专业委员会,监督其日常经营和重大决策”。

了然图:马克思经济学错在哪里?(局部),2013年 ↑

  2017年看到新闻报道:十九届中央深改小组第一次会议审议通过《关于建立国务院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报告国有资产管理情况的制度的意见》。

  2003年去台湾开会期间了解到了一些情况,回来后撰写了“应该正确解读台湾局势”等文章。文中提出“警惕出现‘台北‘国会纵火案’’”,后来果然在大选中出现枪击案,陈水扁的苦肉计得逞,顺利当选。

  文章还对大陆对台工作提出了一些建议,例如建议大陆不要纠结于“对等”,可以主动率先承认台湾的学历,以争取台湾青年。因为我们是中央政府,爱承认谁就承认谁,不需要台湾地方政府同时承认我们。2006年3月,大陆单方面宣布承认台湾教育行政部门核准的台湾高等学校的学历。←

上海社科联合会颁奖大会主席台上的大屏幕,2006年 ↑

  2011年,鉴于居民住宅物业管理工作中出现了大量纠纷甚至流血事件,严重影响了社会稳定,我提出政府应该住宅物业建设立项之前就指定监护人,例如律师事务所,代理和保护未来未知业主的权益,在业主购房和入住后再向他们转移这些权益,以此消除业主真空期,避免开发商侵犯业主的利益,减少物业管理中的矛盾纠纷。←

  2012年,鉴于中国经济大起大伏的困境,提出:“好景不长是一个客观规律,好景持续时间一般仅为十年”,应该未雨绸缪,在一项产业非常红火的时候,就注意培育下一个经济增长点。还讨论了科技发展和民生改善后可能出现的各种问题。

中国经济活力变化概图,2012年 ↑

  2015年提出:中国在超越世界强国时及其后的阶段,前方不再有榜样,因此创新至关重要。能否充分发挥个人的探索积极性,将决定中国的未来。但个人自由和集体主义必须均衡,个体的彻底解放往往意味着族群开始走向消亡。

在“普世价值再思”论坛上发言时的 ppt 选页,2015年 ↑

  还提出:港澳台应该成为大中国区的思想和教育基地,同时也为自己获得经济发展动力和安全保障。

  由于长期在高校工作,看到了很多问题,从 2009年开始撰文提出改革中国教育的方法,例如:大幅度提高课时费,吸引教师竞争上课,从根本上解决教师的经济困难,提高他们的教学积极性;建立一个类似百科全书的网站,收集和上传各个知识点的最优讲解方法,千百倍地放大优秀教师的作用,也使不发达地区的孩子能够很方便地接触到最好的老师;充分利用互联网,改革学术论文发表机制,变“审后发”为“发后评”,以此打破学术论文的发表瓶颈,使学术腐败彻底失去意义;改革现行教师评聘机制,实行“小学术共同体自治”制度,校方仅做宏观考核和管理。

了然图:如何拯救中国的教育?(局部),2014年 ↑

建议译龙为 Loong

  2005年,在评选北京奥运会的吉祥物时,原来呼声最高的龙落选了,因为龙在英文里被译为 dragon,而欧洲神话虚构动物杜拉更(dragon)的象征意义主要是负面的。

  我在为“国际广告分析”这门课备课时也阅读到了一些论文,指出译龙为 dragon 不妥,建议把“龙”字音译为 Long。我觉得应该避免和英语常用词 long 混淆,于是建议译为 Loong,这样也更接近“龙”字的普通话发音。

  我发现还没有人注册 loong.cn(中国龙)这个域名,就去注册了,并建立了一个简单的网站,宣传应该改译龙,还写了一些文章和一篇学术论文。但是我的建议几乎无人问津。

龙 Loong 网(www.loong.cn)首页截图,2006年 ↑

《金陵晚报》,2006年 ↑

学术论文:关于“龙”的英译名修改问题,《社会科学》,2006年11月 ↑

  2006年12月,上海一位教授提出:既然龙的国际形象不好,那就不要再用龙作为中国的象征了。

  此建议一石激起千层浪,舆论哗然,此时有媒体注意到我之前的改译建议,于是拿出来作为解决问题的方案,随后中央电视台、人民日报和美联社等海内外新闻媒体报道了这一建议。

中央电视台,东方时空,2006年 ↑

  很多龙文化学者也很重视龙的英译问题,积极呼吁改译,于 2007年发表了“兰州宣言”。

在兰州宣言石碑前留影,2013年 ↑

  我本来以为这是一件很小的事情,龙会很快地顺利改译,但是后来发现无数人反对改译,其中包括很多外语界的专家学者。这使我认识到问题已经超出了“翻译”这一范畴,而涉及到了中国人如何对待世界的问题。

  在和马克思经济学捍卫者辩论时,我遇到了大量令人匪夷所思的奇谈怪论,反对改译龙的人提出的理由也是千奇百怪,令人难以想象。这使我认识到,中国很多人的思维方式出了问题,中国的经济和军事能力上去了,但是思想和文化还非常落后,因此,中国需要一次启蒙:恢复常识和理性。

  当然,没有人有能力给中国人启蒙,只能靠中国人自己,在大量的辩论和碰撞中,相互帮助,逐步改正自己的思维方式,学会理性地分析问题。

  经过时断时续的研究,我在 2015年完成了一本“巨著”:《译龙风云——文化负载词的翻译:争议及研究》。该书因为收录了全世界几百年来用杜拉更(dragon)象征各种负面事物的大量时政绘画及其它原始材料,而篇幅巨大。

  出版社不肯出版这本全彩色的大书,于是我自学了排版软件,利用在商业上已经成熟和普及的数码按需打印店,玩了一次“自出版”,自己做出了这本书。这本书的出版单位是“黄道佶曰 工坊”。

黄道佶曰工坊内景一角,2015年 ↑

《译龙风云》内页:杜拉更(dragon)被用来象征德国纳粹法西斯 ↑

黄师傅和第一本《译龙风云》,2015年 ↑

  研究译龙问题给我带来了一些副产品:我在和龙文化专家一起开会时,发现龙的起源尚无定论,而自己正好遇到了一些有趣的资料,可以作为直接的佐证,于是提出了自己的龙起源模型:源自古代人类对河流善恶两重性的神话表现。这一模型的最大优点是能够解释为什么在龙被视为瑞兽的同时,又存在大量否定龙的反面描述。←

  我还发现:中国古人(共工和鲧)没有也不可能“以堵治水”。共工只是为了部落私利而“堕高堙庳”,在河流经过狭窄山谷处,人为制造极不稳定的堰塞湖,一旦土坝崩溃,洪水将肆虐下游地区,“害天下”;鲧的治水方法也不是“堵”(因为根本堵不住),而是“护”:用围堤保护城池,让洪水“过而不入”。←

 

创建“nows 现闻”概念及传播模型

  loong.cn 不是我注册的第一个域名,1998年我还注册了一个 nows.com 域名。我把 nows 汉译为“现闻”,意思是比“新闻(news)”更快、更及时的、无所不在的实时报道,当然,由于技术条件的限制,那时这还近乎是一个科学幻想。

学术报告 ppt 选页,2014年 ↑

  后来随着智能手机这一移动终端的出现和急速发展,“现闻”已经成为现实。经过不断完善,在 2013年,我为突发事件报道的新模式建立了一个理论模型:“现闻 + 新闻传播模型”(Nows + News Communication Model)。

 

革新斑马线,力推拦马线

  我在读博士研究生时,一次外出乘公交车时站在驾驶员身后看他开车,突然意识到斑马线的设计是不合理的,它的白色线条和车辆行驶方向一致,由于透视的原因,从驾驶员的视角看,这些白色线条构成了一个巨大的向前的三角形,暗示驾驶员继续行驶,在驾驶员疲劳或思想分散时,这会导致他们错误操作。

示意图:斑马线暗示驾驶员继续行驶甚至加速。黄佶绘制,1993年 ↑

  另一方面,斑马线的白色线条垂直于行人的过街行走路线,在行人看来似乎是一条条障碍物,或者路面上存在一道道沟壑,迫使或引导他们去看脚下,而不是全力关注两边来往车辆。

人家的照片:常州某幼儿园小朋友外出春游,2011年 ↑

小朋友和成年人过街时低头看斑马线的照片,我收集了很多,全世界都有

欢迎大家继续提供

  显然,这两件事情都不利于行人安全过街,如果同时发生将导致车祸。

  因此,我建议把斑马线的白色线条转九十度,一方面暗示车辆减速,另一方面避免分散行人注意力。

  我向有关部门做了反映,虽然接待人员亲自去体验后表示也有同感,但答复是无法改变。2009年我利用互联网进行了一次宣传,仍然无人理睬。2017年我再次进行了大规模的宣传,向世界卫生组织等大量机构寄送了宣传材料,都石沉大海。

  随后我对人行横道线进行了更详细的研究,收集了很多资料,在网上参与了大量讨论,并撰写了一本小书:《生死九十度——对人行横道线的研究及革新》(www.loong.cn/bmx)。

《生死九十度》封面(右)和封底(左),2018年2月版 ↑

  这一年 7月,《南方周末》介绍了我的建议,同时也报道了一些专家学者的反对意见。但是这些反对意见不仅站不住脚而且十分荒谬。难怪民众经常把专家称为“砖家”。←

  斑马线于 1949 年诞生于英国,即将年满七十,近期我将重点宣传我的革新方案“拦马线”,给世界一个比较安全的人行横道线。

拦马线(Nebra Crossing),尺寸单位:厘米。黄佶制图,2017年 ↑

  如果说其它研究的目的是为了转变中国人的思想观念,那么革新斑马线则需要改变全世界人的思想观念,希望大家一起来参加这项工作。

  从去年开始,人们频频撰文纪念恢复高考四十年,我也忍不住来凑个热闹,做一个简要回顾,以此感谢所有教导和帮助过我的老师和朋友(包括尖锐批评我的人),并向他们做一个汇报。

 

今后想研究的事情

  如果是完全出于自己的兴趣,那么学习和研究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

  我觉得还有很多东西可以研究。每当我在街上骑自行车刹车时我就想:“惯性”是不是也是一种微观粒子实物?能不能在每次刹车时,把人和自行车内部的“惯性粒子”拿出来扔掉,车是不是就能立即停住了?

  最近热起来的“量子纠缠”也很有趣,我想我至少应该学习一下,搞清楚它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我还对中医有着极大的兴趣,我的确注意到了也重复验证了一些用常规生物学和医学知识难以解释的事情。2008年我参加了网上的保卫中医大论战,我用现代科学的语言解释中医,自己觉得还是蛮头头是道的。

  我相信人体一定还有很多我们未知的秘密。例如人为什么会感觉到后面有人在看他?有一次,我在很远的距离用长焦距镜头拍摄一个姑娘的美丽背影时,她似乎感觉到了,伸手整理了一下衣摆。

有趣的现象:人的背后有眼睛。黄佶摄影

  我一直觉得世界经济的运行存在一些问题,值得去研究清楚里面的鬼到底在哪里。但是因为大学里没有学好数学,此事估计有点难。

  但是我对世界发展的规律已经有了初步的认识,我对人类的未来是很悲观的,一切麻烦源自人类没有天敌,只有大规模自相残杀才能避免地球负担太重;而且人类社会遵循的基本规律是“劣币驱良币”:文明群体生育率下降,野蛮族群则大量繁殖。

  所以,我们现在所处的时代也许是即将结束的相对比较美好的一个时代。如果不想堕入长达百年的新黑暗时代,每一个人现在就应该行动起来。

  如果世界没有像我担心的那样变得万劫不复,我想我还应该去搞一下艺术,我相信一定会有人因为它们的艺术价值而买我的作品。(笑)

黄佶,2018年2月1日

上设计课时为学生做的示范作品,2009年

《上海记忆》系列纪录片新闻发布会开始前正在播放我导演、拍摄和剪辑的“青浦草编”篇,2008年 ↑

-----------------------

外一篇:黄佶评论电影《高考 1977》(2009年)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      黄佶主要文著目录:www.loong.cn.h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