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英文应该翻译成 loong

返回首页      《译龙风云——文化负载词的翻译:争议及研究》全文免费下载

酒业学者呼吁把“白酒”译为 Baijiu

原标题:酒业人士集体发问:中国白酒的英文该怎么表达?

2017年12月22日,凤凰网酒业

  在12月19日宜宾举行的中国浓香型白酒文化高峰论坛上,中国工程院院士、北京工商大学校长孙宝国现场指着论坛主背景板反问说:“白酒英文为什么叫 Liquor?应该叫 Baijiu 才对。”不料,这一提议引起嘉宾共同热议。

  孙宝国院士的反问,源自他在境外学术刊物上发表白酒研究文章的体会和经历。他说,苏格兰的威士忌、法国的干邑、俄罗斯的伏特加都没有叫 Liquor,而是有自己的专属英文名,而白酒作为世界四大蒸馏酒中产量最大(实际上白酒产销量是后三者之和还多)、历史最悠久的酒种,却在国际上没有一个所有人都能听得明白的英文名字,这不是一种“耻辱”,而是行业自信不足的表现。

  他认为,中国白酒香型品类丰富,即使同为浓香,单粮、多粮,大曲、小曲、麸曲等等,工艺各异且和而不同。而且中国的祖先在白酒发酵过程中思想向来都很开放,因地制宜,因时制宜,与时俱进,与世俱进。盛酒、饮酒的器皿也很讲究,尤其陶瓷,英文为 China,与中国的国名同名。

  因此,他提出白酒的英文应当直译为 Baijiu,而不是意译为 Chinses spirits 或 Chinses liqour,并把它自豪地印在瓶子上、盒子上。他强调说,白酒是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白酒有一个世界上最强大的烈酒品牌集群,强调文化自信,讲好白酒故事,理所应当地走向世界主流市场,“我觉得白酒应该有这个底气和自信。”

  著名白酒专家胡永松以一个行业老兵的身份反思说,白酒的不可描述,是白酒经常遭受不明不白的曲解,就像 2013年中央电视台的一个节目《不明不白的中国白酒》那样。因为把白酒简单等同于蒸馏烈性酒,这种模糊不清的不可描述,进而也影响到中国的酒文化、中国的传统文化。“作为一个教书人,我感到非常羞愧。”

  胡永松介绍说,根据他近几年的研究和积累,得到了一个基本的认知:白酒是自然纯粮的固态发酵,包括大曲、酒坯、窖泥以及微生物的酶触反应的产物和固态蒸馏产生的化合物,经过一段时间老熟,再按酒曲设计的要求,将不同类型的酒组合调味,而形成的复杂的溶液系统就是中国白酒。无论从工艺上谈,还是从发酵的本质上看,白酒都是微生物的代谢产物。

  首批中国酿酒大师、中国食品发酵工业研究院副院长张五九也谈及白酒的“不可描述”在于一个“难”字,即研究难,生产难,做好酒难。玄妙的工艺科学研究、复杂的技艺流程,风味物质种类数量远超其他酒种的丰富性,这些都是造成白酒描述难的核心问题。

  泸州老窖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刘淼发言时也回应称,为白酒正名太重要。他指出,各大白酒企业在走向世界的时候,都是单兵作战,难以让国际消费者对中国白酒形成统一的认知。而洋酒进军中国的时候,往往是一个国家、一个产区的集团军作战方式,统一名称、统一文化、统一策略,这种集成式的宣传推广让洋酒在中国市场迅速站稳脚跟并大肆扩张。而在国际市场上则牢牢把白酒的份额压制在 1%左右。所以他积极响应并呼吁,白酒对外传播的时候应该称 Baijiu,先让大家知道中国白酒,然后才知道中国还有酱香、清香型等等品类,还有茅台、五粮液、泸州老窖等等品牌,这样才会取得好的效果。相反,如果不虚心学习洋酒的经验,不抱团发展,中国白酒国际化的道路将十分漫长,也必定会收效甚微。

http://jiu.ifeng.com/a/20171222/44815775_0.shtml

  【编后记】中国人不敢音译自己独有东西的名字是一个大问题。白酒业提出音译“白酒”,非常好。文后附两篇文章,里面都介绍了外国酒名的翻译。一篇介绍了韩国和日本音译本国“烧酒”的情况,一篇选自拙著《译龙风云 —— 文化负载词的翻译:争议及研究》一书,介绍了各国洋酒的翻译,以及英国人把白酒音译为 ByeJoe 的案例。(黄佶,2018年3月5日)

相关文章:

  韩国人和日本人音译本国的烧酒名称(图片资料

  “白酒”应译为 Baijiu,“黄酒”应译为 Huangjiu(摘自《译龙风云》第七章第 7-4 节“为中国其它特有事物‘正洋名’:任重道远”,pdf 文件,1Mb)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      《译龙风云——文化负载词的翻译:争议及研究》全文免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