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更应该有一个“五十年规划”

【图片下载中,请先阅读内文】

  中国有“五年规划”,但这还远远不够,中国还需要有“五十年规划”之类的长远打算。为什么?请看以下内容。

  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中国人辛苦工作,消耗资源、牺牲环境,拼命生产出口,挣了大量美元,自己省吃俭用、舍不得花,把美元借给美国人,还不知道美国人什么时候还、能够还多少。

  但美国人却认为自己被中国人绑架了,向中国借的钱,本金加利息,子子孙孙永远还不清了。美国工商业协会(U.S. Business and Industry Council)在华盛顿邮报登过一个广告,画面是一张用中国国旗做背景的信用卡,上面写的金额是一万五千亿,持卡人姓名的位置写着“你的孩子的姓名”。广告中写着:We are leaving future generations of Americans at the mercy of our Chinese creditors(未来几代美国人都要看中国这个债主的脸色)。

  外国漫画家也把中国人画成潇洒的债主,而把美国山姆大叔画成可怜的、为中国人拉车的车夫:

  但中国的漫画家知道,实际情况截然相反,中国人才是其中的悲剧角色:

  中国人陷于这种吃力不讨好的尴尬局面,正是因为没有长远规划。我们下面来回顾一下这段历史。

1978年改革开放开始搞经济:去赚谁的钱?
中国人年均收入几百元人民币
美国人年均收入几万元美元
当然是搞外贸,赚美国人的钱
决策正确

中国大力发展出口贸易,GDP 急剧增长。
发挥比较优势
决策正确

中国人赚到美元,再把美元借给美国,让美国买更多中国产品。
出借生利, 促进外贸
决策正确

三十年后,美欧金融危机爆发,中国外贸蜜月落幕。
中国的劳动者病了,自然资源挖空了,
环境污染了,却只得到一大堆欠条。
其它恶果:中国经济仍将长期依赖出口,
人民币被逼升值但又不能升值,中国财富继续大量流失。
美国人获得了大量中国商品,
虽然欠了中国很多债,但在不断缩水。
美国获得实惠
中国却一场空
结果很糟糕

结论:微观没错,不等于宏观正确

  五年规划,使人们只看见微观,却看不到宏观;五年弹指一挥间,是非常微观的尺度。从五年的尺度上看都是正确的决策,但从三十年的尺度看,却是错误的。因此,中国应该制定“五十年规划”之类长期规划(可以每隔若干年进行一些调整),对未来可能出现的问题预作研究,采取措施避开问题。

  以中美贸易为例,如果中国在出口贸易做得最得意时,就预见到美国人必将坐吃山空,缩减进口,预见到由于美国人不肯出售尖端科技和天然资源,美元太多对中国毫无意义,当时就立即改变以出口为主的战略,投入大量资金,完善社会保障机制,扩大内需,并支持科技创新型企业发展,那么等到欧美国家开始减少进口时,国内消费已经足以弥补出口减少带来的损失,人民币能够毫无后顾之忧地主动升值,而且还可以依靠高附加值产品继续维持出口,不仅能避免今日的尴尬,还能大大地获益。

“好景不长”是一个客观规律

  我们应该认识到,“好景不长”不是杞人忧天,不是偶发事件,不是居心叵测的诅咒,而是一种常态,是客观规律,是真理。

  即使美国也是这样。“好景”往往只维持十年左右。1991 年苏联崩溃,美国赢得冷战的胜利,但 2001 年爆发 911 事件,美国重新遇到强劲的敌人。1992 年克林顿提出建设信息高速公路,2000 年互联网泡沫破裂。1999 年美国国会永久性废除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对金融衍生品的监管权,金融衍生品市场迅速发展,但 2008 年爆发全面金融危机。

  中国同样如此,建国以来三个主要的经济发展阶段中,好景都约为十年,请见下图中的三条经济活力曲线。

历史没有“如果”……

  中国在利用计划经济模式高度聚集国力、完成初步工业化之后,如果能及时向市场经济转变,释放和激发民间活力,利用市场经济培育公民社会,不仅经济能够高速发展,其后的残酷政治斗争也会失去基础。

  中国在改革开放之后、市场经济初步形成之时,如能及时启动政治体制改革,约束官员和政府的权力,就不会出现之后政府与民争利、官员腐败盛行的情况;如能及时加强法治建设和市场管理,就不会有现在的假冒伪劣盛行、遍地污染,不仅中国的经济能够顺利发展,而且党的执政基础也会非常稳固。

  总之,建国后如果能适时地实现市场经济化和政治民主化,现在的中国不仅人均 GDP 世界第一,可能连共产主义都早已实现了。

  但是,历史没有“如果”……

虽然历史没有“如果”……

  虽然历史没有“如果”,但我们要汲取历史教训, 以后不要重犯错误。

  中国现在把“城镇化”作为下一轮经济发展的主要内容,不论城镇化战略本身是否正确,我们现在就应该考虑在城镇化之后下一轮经济发展的增长点,在城镇化搞得最红火的时候,就着手为下一阶段布局,只有这样,经济才能平稳发展,不大起大落。

  城镇化即使对中国经济发展的贡献非常大,可持续的时间也将不过十年左右,而十年是非常短暂的,如果不能未雨绸缪,届时必将手忙脚乱。

  好景只有十年左右,但规划只做五年,这种规划必然不会考虑如何延续好景,无法考虑好景之间的过渡阶段,更不可能在身处好景时规划下一个好景,并为下一个好景的实现创造基础。如果到“好景”结束了才来寻找新的经济发展模式,就为时已晚了,必然会出现一个困难的转折期,甚至从此一蹶不振。

人类“精明”而不“高明”

  人类是精明的,会把成功的经济发展模式运用到极致,榨取出每一点、每一滴的眼前利益;但人类又是近视的,不到现有经济发展模式走投无路、头撞南墙的境地,是不会去探索新的经济发展模式的,也不重视任何预先的警告。直到问题爆发出来了,才病急乱投医,头痛医头、脚痛医脚。

  实际上,关于中国应该转变经济模式、应该完善社会保障机制、扩大内需等建议,早就有很多人提出过,但不到欧美金融危机、出口导向战略走进死胡同,这些建议不会受到重视,更不要说切实落实了。

  美国人也这样。很多美国学者早就对美国放弃实体经济、大搞虚拟经济提出过批评。巴菲特更是直言金融产品的潜在威胁堪称“致命”,但也没有人听得进去。其中的道理很简单:每天都有大量真金白银赚进来,谁还会去考虑其它事情?

时政漫画:美国的“摩天经济”:当年是实实在在的工业,现在是坐吃山空的消费主义

祖宗教诲:宜未雨而绸缪……

  我们的祖先早已教导我们:“人无远虑,必有近忧”,“预则立,不预则废”,“宜未雨而绸缪,毋临渴而掘井”,“不谋万世者,不足谋一时;不谋全局者,不足谋一域”;中医则强调“治未病”。这些道理我们都懂,也常挂在嘴巴上,但更应该落实到行动中去。

  政治家应该有长远的眼光。但政府官员往往被日常事务搞得焦头烂额,能够做到“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就不错了,根本无暇思考长远的事情。因此,知识分子和社会贤达有义务肩负起高瞻远瞩的重任,做好“杞人”。

伴随高新科技而来的新问题

  第十二个五年规划提出“把科技进步和创新作为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重要支撑”,这不难实现,但我们现在就必须思考科技进步带来的问题。

  “科技”具体体现为各种技术和专利。这些无形资产只能属于少数发明和创造这些技术的人,以及投资或购买了这些无形资产的人,而不可能属于广大的普通民众。因此,科技产业的赢利,大部分必然流向少数人。

  因此,科学技术和资本一样,也会分布不均,也会导致贫富差距,导致两极分化。我们不能把资本妖魔化,但也不能把科学技术天使化。  

  在发展科技的同时,还要保护和发展富含手工技艺的手工产品,这些产品因为具有独特的人文内涵,价值可能高于普通工业产品。有时为了保护手工产品,甚至必须限制与它们竞争的高科技产品,例如对前者免税,而对后者征收高额税收,等等。此外,还应大力发展人力资源密集型的第三产业。  

  从高科技拥有者那里征收高额税收,转移支付给穷人,可以缓和高科技造成的两极分化,但这也会影响科技人员创新和创业的积极性,影响科学研究和技术开发投资者的积极性,导致科技人员和资本流向其它低税收的国家或地区。

伴随民生改善而来的新问题

  十二五规划的另一个核心内容是改善民生。民生改善后,中国劳动力成本将提高,廉价劳动力资源消失。另一方面,收入提高之后,人们不再愿意多工作,而是倾向于把时间用于享受。因此中国迫切需要开辟新的的低端劳动力来源。

  最自然的解决办法就是从穷国引进廉价劳动力,即放宽对外国人来华工作或移民的限制。也许过不了几年,我们将看到北京马路上主要是非洲黑人在扫大街,上海的住宅小区里主要是印度人在做保安,而来自拉丁美洲的保姆们在我们的家里做钟点工或保姆,照料我们的幼儿,看护我们年迈的父母。

  这些外国劳动者的后代会出生在中国,这些孩子会把中国当做他们自己的家乡,他们的后代会在中国扎根,但他们仍然会保留自己的语言、文字、文化传统和宗教信仰。他们还会和中国人通婚。几十年后,我们身边将出现大量非洲、印度或拉美长相的中国人,我们在心理和文化上做好准备了吗?

【2013年8月黄佶制图】

原始文章:

中国更应该有一个“五十年规划”(2012年)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31a2c40010122u3.html

-------------------------

返回顶部


黄佶了然图目录  资本异论 烹鲜琐计 译龙风云 生死九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