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英文应该翻译成 loong

返回首页      《译龙风云——文化负载词的翻译:争议及研究》

没有学术批评,就不可能有学术进步

译龙问题黄佶学术批评汇编

  龙“肋生双翅,喷射毒液”?黄佶对四篇学术论文的批评

  翻译学界为什么“厚此薄龙”:“宣传”要改译,“福娃”可音译,唯独“龙”不能动

  黄佶对部分学者的观点的批评

  重新译龙:学界的部分错误观点及黄佶的评论

  译龙问题学术论文摘选【附黄佶评论,2019年】

  译龙问题学术论文摘选 【附黄佶评论,2020年2月】

  译龙问题学术论文摘选 【附黄佶评论,2020年4月】

  译龙问题学术论文摘选 【附黄佶评论,2020年12月】

另对多篇论文以编后记的形式做了评论,可在首页更新目录和历史记录里寻找,例如:

  论意识形态对“中国龙”英译实践的操纵(郭旭明)【附:黄佶编后记】

  从中俄龙文化差异说开去(李明达,王丹)【附:黄佶编后记】

相关链接:

  跨世纪的先见之明:中国学者论译龙(1980年 - 1999年)

  绝无仅有的异口同声:中国学者论译龙(2000年 - 2005年)

  曾泰元先生论译龙:从赞同音译到反对改译

--------------------------

欢迎大家反批评

【不问资历、立场和动机,只论是非】

黄佶手机号码:136 7160 6831;电子信箱:1131376436@qq.com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      《译龙风云——文化负载词的翻译:争议及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