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英文应该翻译成 loong

返回首页  为什么是“龙的传人”?  投稿信箱:1131376436@qq.com  《译龙风云》

  

亲痛仇快:中国外宣官方再次重申译龙为 Chinese dragon

  近日在小红书上读到一个帖子,帖主说:

  学英语的都知道,dragon 在中国的形象和国外的形象有很大差距,所以不能简单对等,比如用 loong 来替代,但 dragon 使用实在太广泛了,后来自己也就慢慢接受了,直到看到这本书里的内容,彻底放下了心。(小懒的英语练习,关于龙能不能翻译成 dragon,2023年8月19日)

  “这本书”是指《中国时政话语翻译基本规范.英文》(外文出版社,2023年1月第一版),帖主不仅贴出了书籍的封面,还贴出了有关页面。

  该书作者承认龙“在我国具有特殊的重要意义”,也知道 dragon 是“西方神话特别是基督教神话中的恶龙”,但是仍然坚持把中国的龙译为 Chinese dragon,以“避免对中国文化知之甚少的西方人产生误解”。但是,这种翻译方法能够“避免对中国文化知之甚少的西方人产生误解”吗?既然 dragon 是恶魔,那么 Chinese dragon 不就是中国的恶魔吗?我们中国人看见“法国流氓”会认为是在指法国的一群绅士吗?看见“意大利砒霜”会认为它是指意大利的一种美食吗?

  实际上,这种译法只会使“对中国文化知之甚少的西方人产生误解”。只有“对中国文化知之甚多的西方人”才会知道中国人认为 Chinese dragon 是象征吉祥的。至于他们本人是不是也认为 Chinese dragon 是吉祥的,就不知道了,毕竟他们从小是听着杀死杜拉根兽(slay dragon)的童话故事长大的。

  把龙译为 Chinese dragon,不仅读写时篇幅增加一倍多,而且应用起来也会很麻烦。电影“龙之战”现在译为 The War of Loong,就要改译为 The War of Chinese Dragon。“长龙航空”现在译为 Loong Air,简洁而一语双关,富有文采。如果按照该书的指导,那就要译为 Long Chinese Dragon Air。“龙龙酒庄”现在译为 Loong Loong Enterprise,就要改译为 Chinese Dragon Chinese Dragon Enterprise。

  语言是要被使用的,人们会自发地进行简化,例如把“中央电视台”简化为“央视”,把“春节联欢晚会”简化为“春晚”。外国人同样如此,例如把 radio detection and ranging 简化为 radar(雷达),把 light amplification by stimulated emission of radiation 简化为 laser(激光)。

  Chinese dragon 有十几个字母,啰哩啰嗦,一旦外国人知道它有一个同义词 loong,只要写五个字母,立即就会选择后者。就好像意译“意大利馅饼”被音译“披萨”所取代一样。

  dragon“也有正面形象”是不够的,不足以说明可以译龙为 dragon 或 Chinese dragon。老鼠也有正面形象,却没人给孩子取名时使用“鼠”字。

  英国的威尔士公国的人崇拜红色杜拉根兽(dragon)是很多反对改译龙的人士常用的理由。但是本书作者和他们一样,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威尔士人的确崇拜红色 dragon,但是他们同时对白色 dragon 深恶痛绝,因为它象征侵略和征服威尔士的外族敌人。如果因为威尔士人崇拜红色 dragon,中国人就可以译龙为 dragon,那么根据威尔士人敌视白色 dragon,我们是不是能够得出相反的结论:中国人不能译龙为 dragon 呢?所以,文化是非常复杂的,一定要尽量分开,各自使用专有名词,否则就会一团糟,一锅粥。

  崇拜红色 dragon 的威尔士人只有区区三百万,而把红色 dragon 视为最大恶魔的基督教徒有几十亿人。我们中国人应该和谁站在一起?和谁保持一致?

  中国外语学界总是满足于龙在英文辞典里寄人篱下,被包含在 dragon 词条里。实际上这是很荒谬的。如果《新华字典》里“砒霜”词条下寄生一种截然相反的含义:“欧洲的一种美食”,会给汉语使用者带来多大的麻烦?dragon 一词有两个截然相反的含义,也会给英文使用者带来巨大的不便,他们肯定会设法改变这种情况。日本人积极推广自己的译龙方法 ryu。也许某一天欧美人会把东亚龙从 dragon 词条里移出去,用 ryu 代表东亚龙。那时,全球十几亿华人就变成日本三爪龙的后代了。

  马斯克发射的 dragon 飞船,他的公司早就在网上说明了这头 dragon 是他小时候喜欢的一则童话歌曲里的小动物,名字叫 puff。

  它和中国龙毫无关系。中国人自作多情,看见“龙飞船发射成功”,以为是中国航天事业又取得了新成就,欢呼雀跃,非常滑稽。这足以说明 dragon 不能译为龙,因为在中国人心目中,龙代表了中国。

  中国外语学界对 dragon 一词依依不舍,款款深情,让我非常感动。他们对 propaganda 就很冷酷,坚决要求改译“宣传”。即使“宣传”不能译为 propaganda,那也完全可以把中国的宣传译为 Chinese propaganda 的嘛。

  从本书的内容可见,作者根本没有对译龙问题进行深入的研究,完全凭借自己粗浅的想当然,就下结论坚持译龙为 dragon。这个错误的决定现在成了中国时政话语翻译的基本规范,令人遗憾。境外反华势力长期利用中国人自称龙的传人、龙被译为 dragon、和恶魔杜拉根兽同名,来攻击和妖魔化中国,鼓吹中国威胁论。这个错误的规范只会让亲者痛、仇者快。

  早在十九世纪,就有外国人注意到龙和杜拉根兽具有本质的区别,使用 loong 来代表龙。海外华人在上世纪也明确建议译龙为 loong。中国国内的学者从上世纪八十年代、改革开放初期就注意到 dragon 象征邪恶,指出不能再译龙为 dragon。进入二十一世纪之后,国内更多的学者进行了大量研究,从理论和实践等多个角度证明不能译龙为 dragon,明确建议或赞同改译龙为 long 或 loong,发表了几百篇学术论文。在实践方面,多年来有大量个人和企业、一些管理部门以及一些外国人,已经译龙为 loong,Wing Loong(翼龙)军用无人机等产品在国际社会声名显赫。但是本书作者一律视若无物。

  我目前还没有见到这本书,还不知道作者们姓甚名谁。希望若干年后,他们能够无愧于自己写下的白纸黑字。(《中国时政话语翻译基本规范. 英文》由中国外文局主管的中国翻译研究院、中国翻译协会及外文局所属当代中国与世界研究院、外文出版社、美洲传播中心(北京周报社)等单位联合组织编制。是我国对外翻译工作领域首部综合性业务规范。(摘自中国译协微博,2023年2月8日 10:09))

  2024年龙年即将到来,我本来还奢望中国外宣官方能在龙年正式改译龙。现在我的愿望彻底破灭了。好在大量个人、企业(包括大国企),还有一些国家级管理部门,以及一些外国人,已经改译龙为 loong。我将继续努力宣传,尽人事以待天命。我相信其他大量热爱中国、热爱中国文化的人士也会以各自的方式做出自己的努力。

(黄佶,2023年9月24日)

相关链接:

中国翻译协会常务副会长黄友义批评外国的恶意翻译

译龙为 Loong 大事记(1809年 - 2023年

英国威尔士人崇拜红色 dragon 说明了文化的复杂性

翻译学界为什么“厚此薄龙”:
 “宣传”要改译,“福娃”可音译,唯独“龙”不能动

日本译龙法 ryu 已经遍布全世界(黄佶)

翻译学界闹乌龙:中国观众以为“龙飞船”是中国的(黄佶)

中华儿女,为龙而忙:记那些呼吁和推动改译龙的人(黄佶)

专题:2024 是 Loong 年

译龙为 Loong 实际使用案例按分类排列

四十三年的持续努力,中国学者论译龙:

  跨世纪的先见之明:中国学者论译龙(1980年 - 1999年)

  绝无仅有的异口同声:中国学者论译龙(2000年 - 2005年)

  译龙风云拉开帷幕:中国学者论译龙(2006年 - 2014年)

  大多数人选择 Loong:中国学者论译龙(2015年 - 2023年)

--------------------------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      《译龙风云——文化负载词的翻译:争议及研究》全文免费下载